欢迎来到河北广电网络集团! 今日是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首 页
 
 
热议:广电人吃屎真的赶不上热乎吗?
2016-01-04 09:33:51

  按:王明轩老师的《吃屎赶不上热乎的广电人!》一经发布便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人表示文章的某些观点简直入木三分。

  而在圈内人士的转发大军之中,笔名为“就是不同意“的广电老人却撰文道出了广电人的无奈,他认为很多事情不是广电人不用心、不用情、不用力,而是太多状况已经超出广电人的掌控,甚至很多东西都缺乏顶层设计。可即便如此,广电人仍在努力,他希望大家不要放弃希望。

  吃屎赶不上热乎的广电人

  王明轩

  我知道我写下以下这些文字一定会招致业内人士的群殴。但作为一个老电视人,感情所系,责任所在,我又实在无法冷漠地沉默,各位看官就权当良药苦口,忠言逆耳吧。

  1、03年, IT人在网上传视频了。我们却沉浸在第一媒体的虚荣里,殊不知变局已经启动。

  2、06年,人家优酷土豆做为专业视频平台上线了。我们却嘲笑他们画质太差,关起门来加紧推广单向的数字收费电视,这个极不合时宜的工程不仅没有带来有效的增量收入,却耗干了我们的家底儿。

  3、视频网站观众过亿了。我们说,不怕,中国还有那么多上不了网的观众。

  4、人家利用资本杠杆,大肆收购版权,把电视剧等优质内容炒高百倍,瞬间形成巨大攻城火力。我们却奇傻无比的哈哈大笑:“你看,你看,内容为王吧。这些内容都是我们电视人的。”但我们却没有悟透“内容为王”是个相对且动态的概念。在内容、渠道、介质、受众这四个媒体要素中,只有后三者处于饱合、稳定状态,内容才能为王,而现在,后三者都已处于剧烈的变化中。

  5、正是尝到内容这块肉的滋味,又知道了买肉的高昂成本,于是,人家也开始自己做节目了。我们又是一顿傻笑,笑人家节目的幼稚,笑自己才是制作节目的专家。却没料到我们自己阵营不得志的同仁和看清时代趋势的专家纷纷跳槽离队。

  6、人家的观众已经几个亿了,直接分流了我们大量年轻观众,导致开机率严重下滑。起初的暗流已经变成了滔天的洪水,我们却说,不怕,得老年人者得天下,并且请来砖家大呼:开机率下滑是造谣,是唱衰!

  7、人家已把内容搬到手机上了,并开始大范围普及。我们不屑,手机屏幕太小,看视频还得电视大屏,电视依旧是第一媒体。殊不知,人类的视距是与屏幕的平方根成正比的。在一尺的观看距离,大一点的手机屏并不小,而在这样的距离,电视屏却显得太大。

  8、人家把PC、手机、Pad全占领了,并开始觊觎我们的电视屏了。我们干脆耍横:老子有牌照,老子做高清。却不知如果说牌照尚是可行的盾,而高清却绝对退不了己临城下的兵。因为对于多数视频内容,人们要的是信息主体,过高的清晰度属于出力不讨好的信息冗余。

  9、人家抢占电视屏冲关失败,被牌照挡回去了,改做深耕视频产业链,布局生态圈了。我们才想起了原本就属于我们的客厅,要把一家人拉回客厅。是什么样的无知能有如此倒行逆施的想法!?人性中,每个人对于信息的需求都是不同的,当信息源充足的条件下,很难把一群人聚集起来分享同一条信息。

  这也正是饭桌上大家各自捧着手机傻乐的原因,也是当今中国客厅文化已经事实解体的原因(欧美人少有把电视机摆在客厅,全家客厅看电视并不具备普遍的人性基础,是典型的中国贫困经济的产物)。如果你能通过电视重建客厅文化,那你也能让中国农村过去的戏台重现繁荣。

  10、人家已经开始利用互联网可以深入到产业流程内部的“强关系”,把人类各个产业链中涉及信息传递的部分搬到互联网上,克强总理也把这定义为“互联网+”。

  而我们竟然照猫画虎、鹦鹉学舌、东施效颦搞起了“电视+”!电视媒体对于社会的报道是一种“浅关系”的描述或总结,这种浅关系跟本“+”不上任何东西。如果能+,在电视诞生后的近百年里早就+了。

  11、人家已经开始从信息采集、归类、分发全都实现了超越人类“脑能”的智能化。几百个人能通过互联网完成几亿人的信息传播工作量。我们却把“贾布斯”玩剩的资本概念、营销噱头奉为模式,以至于全行业都投入到低价智能电视,这一电子垃圾的大生产中。

  您那以成本价推广的智能电视机三年内的付费收入能抵得上资金利息吗?三年后智能电视机肚子里的小电脑也该淘汰了呀。当然,我们也有大数据,可我们基于电视端的大数据是家庭中哪位成员的行为,能分得清吗?您把芝麻、大豆、小米、还有砂子混在一起,还煮熟了,这还能分得开吗?

  12、人家已经利用自己传输平台和互动体系,开始尝试双向互动的节目形态了。我们却除了扫码、摇一摇这些浅层互动外,只能逼着编导对已发展了近80年,处于成熟状态的线性节目进行内容创新。

  要知道,除了重大技术突破以外,人类在成熟产业的创新是十分困难的,甚至就不可能再有突破。也就是说,人家在新兴领域,放个屁都是创新,而我们在传统领域,即使下个金蛋也属偶然。任何文化形态都有它的顶峰,唐诗、宋词、京剧都有他们的顶峰,电视也一样。

  13、今年,人家的节目逐渐成熟了,甚至开始反向输出电视了。而我们终于明白这意味着传统电视最后的根基已被动摇,雪上加霜的是我们的行业又面临着收入的整体下滑,以至于有人戏称,辞职都得抓阄。

  于是有人坐到地上耍起赖来:我是党的喉舌,是亲儿子,党是不会不管我的!乖乖,快起来吧。对于党和政府来说,群众在哪儿,阵地就在哪儿。他要的是江山,不是广电;而对于广电来说,你只是人类社会进程中的一种社会机构,当你起不到社会职能时,就必然会被裁撤。

  要知道,中国曾有一个几千年的机构,叫盐务局,多少个朝代都是税收的基础,当年贺龙闹革命就是因为这盐税,可是今天它已经没啦!

  ……

  不能写了,要写的糗事实在太多。十几年来,我们广电行业就是这样一步一个败仗,而且只打败仗不打胜仗地衰败下来,比中国足球还衰。这期间,不是没人提醒,问题是喊破了嗓子,也提不醒。而且还自命不凡,毫无道理的自信,把别人的善意当成诅咒。

  对于叫不醒的人,我也懒得叫了,您踏实睡吧。对于我这样的60后,您也不必醒了,醒了也该退休了。而对于晚辈的80后、90后,你们一定要醒来,要么拯救电视,要么拯救自己。

  能够被唤醒的电视人也许还有,救救孩子。

  我不同意】吃屎赶不上热乎的广电人

  03年, IT人在网上传视频了。我们却沉浸在第一媒体的虚荣里,殊不知变局已经启动。

  【不同意】广电人并没有沉浸在第一媒体的虚荣里,相反广电人无论是在宽带上与电信的“流血之争”,电视上与“IPTV”的政策之争,还是自身进行的数字化整转(高清晰度、大容量频道)。广电作为信息基础设施的一部分,一直在努力进行自我的改变。虽然广电人承认步骤慢了,但不能全怪广电人,有些事情不是广电所能左右的。

  06年,人家优酷土豆做为专业视频平台上线了。我们却嘲笑他们画质太差,关起门来加紧推广单向的数字收费电视,这个极不合时宜的工程不仅没有带来有效的增量收入,却耗干了我们的家底儿。

  【不同意】单向数字电视在当时并不不合时宜,反倒是大量推行双向化会带来固定资产投资的巨大浪费,其实一直到了2010年之后,网络视频的用户体验才得到较大改善,2010年之前真不好意思说这玩意有什么太大价值(下载除外)。退一步来讲,数字电视推广之后各大广电网络因为基本收视费上涨和黑户纳入收费渠道,收入每年增长20%以上,几年收入翻番很常见,耗干家底言过其实了。在今天回过头来看,受到最大冲击的恰恰是那些还没有数字化的有线电视网络,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视频网站观众过亿了。我们说,不怕,中国还有那么多上不了网的观众。

  【不同意】广电网络从来没有说不害怕,相反无论是公开论坛还是内部场合,广电人说的最常见字眼就是“用户流失”,想办法让年轻人回流到电视屏前。广电人从来没有无视视频网站,相反还有点自卑,虽然从商业模式看广电并不需要这样。

  人家利用资本杠杆,大肆收购版权,把电视剧等优质内容炒高百倍,瞬间形成巨大攻城火力。我们却奇傻无比的哈哈大笑:“你看,你看,内容为王吧。这些内容都是我们电视人的。”但我们却没有悟透“内容为王”是个相对且动态的概念。在内容、渠道、介质、受众这四个媒体要素中,只有后三者处于饱合、稳定状态,内容才能为王,而现在,后三者都已处于剧烈的变化中。

  【不同意】恰恰相反,正是看到内容的巨大价值,广电人才加大了这方面的投入力度,《中国好声音》、《我是歌手》等为代表的电视台栏目无论是从资金投入上,还是从商业模式创新上,都付出了巨大努力。即使作为内容较为弱势的广电网络,也纷纷建设了内容生产中心,每年在版权投入上的资金越来越大。所以我们看到,现在所谓热门大版权,其实绝大部分出自于广电之手。当然,广电人在内容操作和大IP运营确实还需要进一步向互联网对接,但广电人一直是一种敬畏之心在从事内容生产,毕竟这是广电人的立身之本。

  正是尝到内容这块肉的滋味,又知道了买肉的高昂成本,于是,人家也开始自己做节目了。我们又是一顿傻笑,笑人家节目的幼稚,笑自己才是制作节目的专家。却没料到我们自己阵营不得志的同仁和看清时代趋势的专家纷纷跳槽离队。

  【不同意】制播分离?制播一体?广电人一直在寻找其中的动态平衡状态,社会制作团队与自有团队都在协同中发展,体制机制的不断优化。不排除一些电视台的甲方姿态过重,但不能忽视更多电视人的努力与奋进。至于跳槽?我们觉得这是行业流动的正常现象,无需过于放大,说不定过不了几年就会回流。大到一个社会都是如此,无需过去担心。

  人家的观众已经几个亿了,直接分流了我们大量年轻观众,导致开机率严重下滑。起初的暗流已经变成了滔天的洪水,我们却说,不怕,得老年人者得天下,并且请来砖家大呼:开机率下滑是造谣,是唱衰!

  【不同意】开机率大幅下降始终是在“以讹传讹“,无论是从电视台统计口径,还是从广电网络的统计口径,普通居民的开机率并无太大的变化,这不是砖家在拍砖,而是数据在支撑。当然,这并不是说广电人无视用户的分流,我们既要客观(任何行业从垄断走向竞争的必然现象)又要主观(广电的体制机制等需要进一步优化)看待,以谦虚之心迎来竞争时代。

  人家已把内容搬到手机上了,并开始大范围普及。我们不屑,手机屏幕太小,看视频还得电视大屏,电视依旧是第一媒体。殊不知,人类的视距是与屏幕的平方根成正比的。在一尺的观看距离,大一点的手机屏并不小,而在这样的距离,电视屏却显得太大。

  【不同意】开机率大幅下降始终是在“以讹传讹“,无论是从电视台统计口径,还是从广电网络的统计口径,普通居民的开机率并无太大的变化,这不是砖家在拍砖,而是数据在支撑。当然,这并不是说广电人无视用户的分流,我们既要客观(任何行业从垄断走向竞争的必然现象)又要主观(广电的体制机制等需要进一步优化)看待,以谦虚之心迎来竞争时代。

  人家把PC、手机、Pad全占领了,并开始觊觎我们的电视屏了。我们干脆耍横:老子有牌照,老子做高清。却不知如果说牌照尚是可行的盾,而高清却绝对退不了己临城下的兵。因为对于多数视频内容,人们要的是信息主体,过高的清晰度属于出力不讨好的信息冗余。

  【不同意】这是部分事实,但绝对不是全部事实。一来广电人真的不是以牌照来做防守,至今多轮政策调控都不是总局能掌控的,甚至广电在某种程度上是政策的受害者(这个命题都可以开个专栏写上几天,不再赘述);二来从实际用户运营数据来看,广电的高清化不是太块太多,而是太慢太少了,只要广电全高清化,会至少多带来5年的时间窗口。

  人家抢占电视屏冲关失败,被牌照挡回去了,改做深耕视频产业链,布局生态圈了。我们才想起了原本就属于我们的客厅,要把一家人拉回客厅。是什么样的无知能有如此倒行逆施的想法!?人性中,每个人对于信息的需求都是不同的,当信息源充足的条件下,很难把一群人聚集起来分享同一条信息。这也正是饭桌上大家各自捧着手机傻乐的原因,也是当今中国客厅文化已经事实解体的原因(欧美人少有把电视机摆在客厅,全家客厅看电视并不具备普遍的人性基础,是典型的中国贫困经济的产物)。如果你能通过电视重建客厅文化,那你也能让中国农村过去的戏台重现繁荣。

  【不同意】对于老外的客厅生活是否与国人相同,土鳖的我等广电人不知。但作为一个有个五千年历史(是不是又是广电口吻)的文化大国,我们既然以客厅为中心,无需改变自身。相反,我们觉得广电重建客厅文化,在当代中国是一件有社会意义——即使它不是一件商业上有意义的事情。退一步讲,即使现在个人更多倚重于移动客户端,广电人的新媒体也一直在做这方面的事情,虽然效果不是令人满意,但不能说广电人无动于衷。

  人家已经开始利用互联网可以深入到产业流程内部的“强关系”,把人类各个产业链中涉及信息传递的部分搬到互联网上,克强总理也把这定义为“互联网+”。而我们竟然照猫画虎、鹦鹉学舌、东施效颦搞起了“电视+”!电视媒体对于社会的报道是一种“浅关系”的描述或总结,这种浅关系跟本“+”不上任何东西。如果能+,在电视诞生后的近百年里早就+了。

  【不同意】无论是电视+,还是互联网+,广电人并不是在概念在纠缠不清,而更多是从业务实际出发,因为我们的本行是电视,从电视出发,面朝互联网,我们更有信心与勇气。到了今天,习大大都在谈媒体融合,也许我们现在的方向不对、人员不足,经验缺失,但不能嘲笑广电人的转型决心(吕台是不是也不会同意?)

  人家已经开始从信息采集、归类、分发全都实现了超越人类“脑能”的智能化。几百个人能通过互联网完成几亿人的信息传播工作量。我们却把“贾布斯”玩剩的资本概念、营销噱头奉为模式,以至于全行业都投入到低价智能电视,这一电子垃圾的大生产中。您那以成本价推广的智能电视机三年内的付费收入能抵得上资金利息吗?三年后智能电视机肚子里的小电脑也该淘汰了呀。当然,我们也有大数据,可我们基于电视端的大数据是家庭中哪位成员的行为,能分得清吗?您把芝麻、大豆、小米、还有砂子混在一起,还煮熟了,这还能分得开吗?

  【不同意】恰恰相反,对于现在这股智能电视浪潮,最喧闹的是互联网,最冷静的反而是广电——如果我们愿意,我们可以推出自有品牌的机顶盒、电视机。但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广电人都是与合作伙伴一起在终端领域进行推广,广电不像互联网那样玩得起,我们的终端得用上5年以上。

  人家已经利用自己传输平台和互动体系,开始尝试双向互动的节目形态了。我们却除了扫码、摇一摇这些浅层互动外,只能逼着编导对已发展了近80年,处于成熟状态的线性节目进行内容创新。要知道,除了重大技术突破以外,人类在成熟产业的创新是十分困难的,甚至就不可能再有突破。也就是说,人家在新兴领域,放个屁都是创新,而我们在传统领域,即使下个金蛋也属偶然。任何文化形态都有它的顶峰,唐诗、宋词、京剧都有他们的顶峰,电视也一样。

  【不同意】哪个平台上的互动成型乃至成熟了?如果没有记错,社交互动电视兴起的地方恰恰是互联网,但几番沉浮。如果也没有记错的话,内容互动这种形态的大规模普及恰恰是央视春晚的“微信摇一摇“,湖南卫视双十一晚会的”淘宝摇一摇“,T2O也是大多数电视台在实践的新形态,广电人真的没有看到哪个视频网站如此成功,即使是宣传意义上。

  今年,人家的节目逐渐成熟了,甚至开始反向输出电视了。而我们终于明白这意味着传统电视最后的根基已被动摇,雪上加霜的是我们的行业又面临着收入的整体下滑,以至于有人戏称,辞职都得抓阄。于是有人坐到地上耍起赖来:我是党的喉舌,是亲儿子,党是不会不管我的!乖乖,快起来吧。对于党和政府来说,群众在哪儿,阵地就在哪儿。他要的是江山,不是广电;而对于广电来说,你只是人类社会进程中的一种社会机构,当你起不到社会职能时,就必然会被裁撤。要知道,中国曾有一个几千年的机构,叫盐务局,多少个朝代都是税收的基础,当年贺龙闹革命就是因为这盐税,可是今天它已经没啦!

  【不同意】正是因为广电一直跟着党混,才更加理解党的需求——这在各行各业都是如此。从这个角度来说,广电一直在连接用户,只不过现在与年轻人的连接确实差了一些。至于所谓的节目内容反向输出,只要哪个视频网站敢把账务公开出来,我们一定接受挑战,还欢迎10亿人围观。

  ……

  不能写了,要写的糗事实在太多。十几年来,我们广电行业就是这样一步一个败仗,而且只打败仗不打胜仗地衰败下来,比中国足球还衰。这期间,不是没人提醒,问题是喊破了嗓子,也提不醒。而且还自命不凡,毫无道理的自信,把别人的善意当成诅咒。

  【不同意】如果不提中国足球,我兴许同意王总的观点,但既然扯上中国足球了,我就必须反对。如果说广电这十几年来失败了,几倍的产值翻番是怎么来的?电视人的十年黄金年代是怎么来的?中国电视主供应商的地位是怎么来的?广电人承认现在存在很多问题,但绝对不像中国足球谁都敢输,输谁都无所谓,广电人一直在前行。

  【就是不同意】一不小心写了这么多,估计又要被喷!其实笔者对王总所描述的这些看法不是不认同,相反有些看法简直是入木三分。但作为一个从业近20年的广电老人,正是因为入情太深,才知道很多事情不是广电人不用心、不用情、不用力,但太多事情已经超出广电人的掌控,甚至很多东西因为缺乏顶层设计,广电人内部都在厮杀拼斗,又何谈对外呢?今天,不少广电人还在努力,激情犹在,希望不要让他们看不到希望,写本文的目的也在于此。

  作者介绍:

  王明轩:国广星空CEO,《即将消亡的电视》作者,其公司于2009年研发的“手机电视”是中国第一个上线的视频直播APP,目前覆盖全球1.5亿用户

  常话短说:一位从业近20年的广电人。

  本文系转载,不代表本公司观点。

  稿源 常话短说 编辑:贾璐瑶
  相关链接
网上营业厅
开户指南
各营业网点
问题解答
 广电网络论坛 更多>>
  他山之石 更多>>
  集团党建 更多>>
  河北有线 更多>>
《河北有线》2017年第1期 05-17
《河北有线》2016年第6期 01-16
《河北有线》2016年第5期 11-15
《河北有线》2016年第4期 09-13
《河北有线》2016年第3期 07-15
主办单位:河北广电信息网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许可证编号:冀ICP备10001396号-26 技术支持:长城网
最佳使用效果:1024*768分辨率/建议使用微软公司IE6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