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玉凤
2017-12-25 15:54:00

  著名的雕刻家罗丹曾经说过“美是到处都有的……”,的确,美就在我们身边,无时不在、无处不在。

  转眼间张斌已到公司17年有余了,从孑然一身到为人父母,从朝气蓬勃的青年到也即将步入不惑之年。17年来,在公司经历了多个岗位的历练,从懵懂无知到渐渐融入,以至独当一面。大部分时间我奋战在一线,负责市区内整个光缆网络的开通维护工作。

  依然记得那是2000年的初夏,我走出校园,踏进了有线电视台的大门,对周围的一切是那么新奇和向往。我首先被分配到了技术开发部多媒体机房,自此我有了新家,有了一群兄弟姐妹。在大家的帮助下,我很快投入进了工作当中,从清华永新卡到视频点播,从模拟电视到数字前端,我一样一样学,一点一点做,不知不觉就是9年。在这9年中有个特别的收获,就是结识了她,她的温柔善良、美丽贤淑深深的打动了我,以至于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从最初的相识、相知到相爱,直至踏入婚姻的殿堂,成就了一个幸福的家。

  2009年5月我加入了技术部熔接小组,又一幅崭新的画卷在我面前铺展开来,学习各种仪器仪表的使用,学习线路故障排查和光缆熔接测试。从开通到维护,我们迎着朝阳出发,披着星光回家。每当清晨,女儿已习惯起早,因为只有每天的这段时间可以见到爸爸,爬到爸爸背上撒娇、玩耍,临出门的时候总是叮嘱爸爸早点回家。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回家,孩子们都已经睡下,妻子一贯的坐在客厅,看到我回来就问:“吃了没?我给你做点吃的去。”还不等我回答,就跑进了厨房开始忙碌,“汤面哈!荷包两个鸡蛋够不?”这时的我已经简单的洗了把脸,端起茶几上续了又续的热茶,看着厨房里忙碌的身影,心里涌出无尽的幸福。家,温暖的怀抱。

  几年间,随着双向网络的改造,广电网络的不断壮大,我和兄弟们穿大街、走小巷,几乎吃遍了邢台的饭铺排档,踏遍了邢台的犄角旮旯。不惧严寒、不畏酷暑,故障就是命令,随时待命,即时出发。尤记得2016年冬天,大概晚上9点钟左右,接到命令,振德基站大面积信号中断。我们第一时间赶赴现场,经过光节点排除,OTDR测距,迅速锁定故障点,216芯干线光缆被挖断,立即通知施工队伍进场挖出断点,等到导出光缆能够熔接时,已是晚上11点了。午夜的寒风刺进军绿色的大衣里,刮过通红的脸,我和兄弟们开始了一夜的奋战,手冻麻了,就用刚加热好的热缩管搓搓,将近100℃的高温,不能在手指上留下一丝痕迹。脚冻疼了,就站起来走走、跺跺,困了就抽根烟或相互开个玩笑。就这样凌晨5点多钟,终于恢复了断缆。盘纤、上盒收拾妥当,正准备扫一扫满地的烂纸和碎缆,这时我的衣兜里传来了电话的铃声,“喂!活儿干完了没?又一夜没合眼吧?干完活带克杨、强哥回家来吃饭哈,粥已经熬好了。”温柔的话语像一股暖流,趟过已经冻得麻木的脸。挤出一丝微笑:“恩,刚干完,马上回家。”挂断电话强哥边扫边问:“又是玉凤吧,今天我们不去了啊,老是麻烦弟妹。”我搬着东西装车“就你俩哪脸皮,还装啥啊!”身后传来阴谋得逞“嘿嘿”的“奸笑”。

  踏进家门,温暖的小屋里充斥着早餐的香气,新鲜的油条、热腾腾的米粥,几碟小咸菜整齐的摆放在餐桌上,“回来啦!赶紧洗洗吃饭,看一个个的脏成啥了”妻子从厨房里探出头来,看似埋怨的眼神露出的是满满的心疼。我们扎进卫生间胡乱的洗把脸,趴到餐桌上真叫一个风卷残云,克杨、强哥一如既往的抹了抹嘴,“走了啊玉凤,回家睡觉喽!”一溜烟不见了踪影,我笑了笑,看着桌上的“一片狼藉”刚要动手,“我来吧,赶紧睡觉去,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嗯,那我去睡了啊”说着走过客厅,忽然间看到沙发上撑开了多半个的被窝,心里咯噔一下,这才想起来这个通宵忘了给她打电话了,心里的愧疚加上被妻子深切挂念的感动,忍不住热泪盈眶。得妻如此,夫复何求?这就是我生活中平平常常的一天,正是这些“平常”让我和妻子相濡以沫、相亲相爱。正是妻子这些“平常”无微不至的关爱,让我在工作中无所畏惧奋勇向前。家,力量的源泉。

  不知不觉已相伴走过了一十三年,13年间从抚育幼儿到看护老人再加上照顾我这个“不靠谱”的丈夫,家中的大事小情,都由这略显纤瘦的身板一肩扛起,她早已成了我生命中至亲至爱的人,携手走过的点点滴滴都已化成了血液,静静地流淌在我的心里。

  稿源 河北广电网络集团 编辑:赵若熙
主办单位:河北广电信息网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许可证编号:冀ICP备10001396号-26 技术支持:长城网
最佳使用效果:1024*768分辨率/建议使用微软公司IE6以上